日前,据《法制日报》报道,山西省运城市稷山县90后教师加班用餐时猝死“死不算工伤”引发广泛关注。报道中,一位多年从事行政法研究的副教授指出,稷山县人社局违反了行政复议法,可以进行问责。

  行政复议是什么?它有哪些作用?重庆市司法局行政应诉处副处长何皓说“行政复议是为人民伸张正义”。

  “在工作之外,我也是平常老百姓,行政复议是为人民伸张正义,也就是在为我自己伸张正义。”在采访何皓时,“伸张正义”是他嘴里说的高频词。

  2007年,何皓从部队上转业后进入了重庆市政府法制办,成为了一名行政复议办案人员。

  “行政复议离我们很近,和我们的生活也息息相关。近年来,行政复议案件逐年增多,说明这种行政救济方式逐渐被人们认识。”何皓介绍,按照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社会组织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都可按照有关规定向行政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和纠正违法的或者不当的具体行政行为。

  举个例子,某市民去蛋糕店取月饼,开车绕着蛋糕店几圈也没找到停车位。他想到进店凭票取了月饼就走,停在路边一会应该不会被开罚单,没想到刚下车交警就来贴了罚单。

  何皓说,交警的处罚是合法的,毕竟车主乱停车了,而且在罚款的幅度内交警也有自由裁量权。但是否具有合理性呢?程序是否合法呢?比如,在现场对违法人是否先进行警告,执法过程中交警是否亮出相关证件、警号,是否向车主解释了处罚依据,违法行为的危害程度是否与处罚相当?这都是是否依法行政的一个表现。“如果车主在解释过程中,交警还说你没权解释或者爱答不理,这些执法的合理性就更值得商榷了。”

  “行政复议是一个对于法律知识要求相当高的岗位,要想干好,不仅需要强大的行政法知识储备,还需要常年累月的业务积累。”在进入市政府法制办前,何皓花了几个月恶补法律知识。正式上班后,何皓最开始几个月每天都要抱着很厚的卷宗学习具体案件。

  行政复议体现的是一种上级行政权力对下级行政权力的内部层级制约关系。作为直辖市一级的行政复议机关,何皓和他的同事主要受理申请人对市级部门、区县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行政复议案件。

  何皓说,“法院体现一个合法性,而我们行政复议在合法性的前提下,更要注重合理性,是奔着解决问题去的。”

  何皓就曾遇到了一起国有企业提起的行政复议。当时因为修建朝天门大桥,在朝天门大桥靠近江北岸有个国有企业砍伐了位于企业区域内的城市树木,当时的园林事业管理部门依法对其进行了处罚,然而该企业当时经济负担较重,无法一次性交齐赔偿款和罚款,因此提起了行政复议。

  经过何皓细心审理,查明了事实,发现申请人在处罚过程中积极配合、态度诚恳,且企业负担较重的情况属实。何皓在审理中也发现了其他问题,何皓说,按照砍伐数目多少计算罚款,他在审理中发现被申请人还少算了。如果撤销,责令重做,申请人将面临更重的处罚,这也违背了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关于行政复议机关在申请人的行政复议请求范围内,不得作出对申请人更为不利的行政复议决定的规定。

  怎么办?一边是承认违反规定但是负担较重的申请人,另一边被申请人也觉得冤枉,他认为他们还给企业的罚款少算了一些。不过,何皓告知被申请人“算多算少都属于认定事实不清,是未依法履职。”

  最终,由于申请人违法事实清楚,被申请人执法过程也存在瑕疵,何皓积极组织双方协调沟通,分别指出双方存在问题,说明严格执法的必要性和企业具体情况,提出折中解决方案。

  何皓说,这里的折中绝不是各打五十大板,而是引导双方约定申请人暂时缴纳部分款项,并提交保证书和交款进度表,保证其余款分期缴纳并明确交款进度。在这起案件的处理中,体现了行政复议案件处理的灵活性。行政机关公信力得到提高,同时兼顾企业实际情况,事情妥善解决,真正做到了案结事了。

  在开始办案之初,半年时间里何皓就撤销过两件案子,而同时期上过三四年班的同事还一件都没撤过。何皓说,他们做出的决定代表市政府,所以在审理案件过程中更要谨慎,要追求法律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何皓曾撤销过一起关于人社部门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书。当时申请人不服人社部门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受理后由何皓承办。

  申请人的丈夫是一位船长,从事重庆到上海长江航运段的轮船运输工作,担任船长职务。在一次例行工作过程中,轮船行驶至长江沿岸某城市码头,夜晚泊停。船长按照惯例,下船上岸,通过邮政局,传送电报,向轮船公司报告运输情况。报告完成后返回轮船时,发生意外死亡。死者家属向人社部门申请工伤认定,但人社部门认为轮船已经泊停,死者发生意外时间不属于工作时间,因此不予认定为工伤。

  何皓通过审理,认为死者是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发生的意外。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视同工伤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因此,报请市政府同意,撤销了原来人社部门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书。要求该部门重新作出工伤认定。最终,人社部门认定为工伤,死者得到赔偿。行政复议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何皓给记者列举了一组数据,2018年全市各级行政复议机关共收到行政复议申请4362件,同比增长3.78%。经依法审查,受理3705件,不予受理或作其他处理657件。其中,市政府行政复议收案1293件,同比增长2.21%。

  而这些案件中,申请事项主要集中在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行政征收、举报投诉处理和行政强制,上述5类申请事项行政复议案件数合计占案件受理数的73.74%。

  仅去年,何皓和他的同事办理的行政复议案件人均达到139件,这些案件随便一件都是厚厚的卷宗。他办理过最夸张的行政复议案件,仅卷宗就用了两个小推车推过来。在采访中,记者看到何皓的办公桌上摆满了厚厚的卷宗,何皓介绍,按照规定从决定受理之日算起到案件审结为60日,这期间他手头需要同时办理的案件有时达到二三十件。

  有一个例子非常能说明如今的行政复议案件之多,何皓经常要“当被告”,即行政复议案件当事人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行政复议机关办案人员将作为被告委托代理人出庭应诉,仅去年一年,他走进法庭,上百次站在被告席。

  虽然行政复议案件以书面审理为主要方式,但是行政复议绝不是“案头工作”。 2010年前后,涉及房屋拆迁申请行政复议的当事人超过50%,何皓承办相关行政复议案件后,主动联系拆迁部门和政府工作人员,掌握具体政策,一起研究解决方案;上门走访群众,倾听群众的诉求,宣传拆迁政策,在政策范围内为群众争取最大利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